漠河百科

广告

你知道中国北极村气象观测第一人周儒锵吗?

2011-01-04 17:11:29 本文行家:andro

漠河气象站是国家气候基准站,同时也是国际气象情报站之一,四十多年来,唯有一个人始终没挪过窝。他在气象站的这条小路上走了整整34年,一直走到退休。他就是1962年前来重建漠河气象站的站长、广东人周儒锵。



周儒锵先生年轻时周儒锵先生年轻时


人物简介

  在北极村最偏僻的角落上,有一座平房建筑,它就是漠河气象站,漠河气象站是国家气候基准站,同时也是国际气象情报站之一,参与全球气象情报的信息交换,连接着世界的风风雨雨。这个位于祖国最北端的气象站创建于1957年,60年代初曾被洪水冲毁。近四十年来,先后有57个人来了又走,唯有一个人始终没挪过窝。他在气象站的这条小路上走了整整34年,一直走到退休。他就是1962年前来重建漠河气象站的站长、广东人周儒锵。

  周儒锵出生于广东省新丰县,1951年7月,正在读初二的他放下书包,瞒着父母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他没有想到,这一走,竟然就隔断了他和南粤土地的缘分,他更没有想到,这一走,从此再也见不到父母的面容。

  周儒锵在部队当的是通讯兵,从部队退役以后,他被安排到气象部门工作。从此,他刻苦钻研气象理论,同时也开始了在东北大地辗转奔波的生活。从哈尔滨到瑷辉县,从黑河的红色边疆农场到阿尔木,老周的工作岗位一步一步向北迁移,与故乡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短短几年,他先后七次变更工作地点,参与了四个地方气象站的创建和三个地方气象站的重建。不过,老周始终没料到,他这个广东人最终会把根扎在了祖国冰天雪地的最北端。

  1962年,周儒锵接到了前往漠河重建气象站的调令。此后的岁月中,老周的大半生都在东边边陲的气象站中度过。他在北极村的气象站工作期间,累计传发气象情报99280次,没有一次迟测、迟报、漏报。这么多年来,他从没想过为了顾全自己的小家庭,而变换工作岗位。

  1995年,老周退休了,终于不再四处奔波了。退休三年后,老周搬进了建在县城的80平方米的新房子。结婚几十年,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老周,终于有机会和妻子朝夕相对,终于开始兑现年青时许下的诺言,每天都陪伴在妻子身边。

  让老周感到安慰的是,小儿子和女儿、女婿都继续着他的事业,都成了气象行业的业务骨干。

  50年离乡背井,遥远的家乡早已物是人非。今天的老周乡音已改,即使和老家的妹妹通电话,也只能使用一口并不纯正的东北话。不过,我们还可以从他固执坚持的每天洗澡和喝绿茶的习惯,分辨出他是个老广东。

  在这个被称为神州北极和冷极的边陲小城,暖洋洋的南粤春风,也许只有在更深夜静的时候,才会吹进周儒锵的梦乡,吹动一缕淡淡的乡愁。曾几何时,北极村是老周心中遥远的天涯,如今人在天涯,故乡,原来更比天涯远!


周儒锵先生(中)近照周儒锵先生(中)近照


 

主要经历

  今年(注:2009年)76岁的周儒锵离开家乡广东已经57年了。1957年周儒锵接到复建漠河气象站的调令时,才知道还有个叫漠河的地方。气象站建在漠河县的北极村,在寒冷的冬夜,前半夜炉火烤得地上开化流水,后半夜炉火一灭,鞋就冻在地上,拽不下来。1963年3月,周儒锵想出门观测时,发现门被雪堵住了,就从窗子爬了出去,可是又见观测仪被1米多厚的积雪埋住了,周儒锵怕用铁锹铲雪伤及仪器,就用手扒雪。仪器露出来了,周儒锵的双手冻伤了。在漫长的日子里,就是用这双冻了好、好了又冻的手,周儒锵干起了观测员、预报员、服务员三份工作。

  漠河气象站作为我国最北的气象站,半个世纪来,每天24小时观测,每隔3小时向北京气象中心传发一次情报,没有一次迟测、漏测,迟报、漏报,没有出现过责任事故,业务质量年年达到优秀标准。

  1995年8月1日,站长周儒锵退休了,交接完工作后,他默默离开办公室,在气象观测站前久久不愿离去,周学军知道,父亲心中激荡着多么壮烈的情感——那时常被西伯利亚寒流光顾的气象站,倾注了老人的热血年华和聪明才智。

  气象世家两辈人

  漠河气象站是国家气候基准站,同时也是国际气象情报站之一,参与全球气象情报的信息交换,连接着世界的风风雨雨。

  然而,三十多年间漠河北极气象站调走了60人,后继乏人的忧虑让周儒锵打起了儿女的“主意”。1989年女儿周素娟、儿子周学军开始在省气象学校进修。周学军原本想学地质,可是被父亲拉上了“天”,开始有些不情愿。

  作为奇缺的气象专业人才,周学军和姐姐毕业时原本可以在大城市气象部门找到用武之地,可是周儒锵生生地把姐弟俩召回北极村的漠河气象站,姐俩想不通,可是又不敢违抗父命,只好回到北极村。周儒锵还把能否在漠河气象站长期工作当作考察未来女婿的一个标准。

  阴晴无定的气象事业,好像总在考验周学军的忠诚。1992年8月,周学军为气象站搬运新设备,右脚踝受伤,后来几度恶化,两年后切除了踝骨;2003年,已是高级工程师的周学军搬运设备时,又一次受伤,左上臂骨折。如今,这个右脚伤残、左臂钢针、拄着拐杖的中年人,让人无法相信曾经是打破过县里田径运动会纪录的健壮小伙。他说:“作为周儒锵的儿子,即便伤残了,我也要乐观开朗、健步如飞!”如今周儒锵的女儿、女婿,儿子、儿媳都在漠河气象站工作,是名副其实的气象世家。

  奉献者的接力

  几年前,漠河气象站搬进了漠河县城。在今天漠河气象局的小楼里,一楼是工作平台,楼上是职工住宅,以方便这些没黑没白的气象工作者的生活和工作。76岁的周儒锵每天都会从楼上的住所下到一楼来,察看一圈后,再放心地去和老友喝茶、下象棋,气象观测已成了老人生活的重要部分。虽然在祖国最北的大兴安岭生活了半个世纪,广东人周儒锵仍保持着喝绿茶的广东习惯,南方口音还很重,但老人坚信自己说的是东北话。

  如今漠河气象站、漠河气象局的“掌门人”是周学军。父子俩感情很好,两家人虽住楼上楼下,但吃饭在一起。饭桌上父子俩讨论的还是气象,电视里出现天气预报、卫星云图时,老人都不错眼珠地盯着看。周儒锵堪称气象专家,可是直到退休,还是中级职称。老人平和地解释说:“评高级职称得会外语。”老人从来没有在职称、待遇上计较过。以前气象工作没有接触过计算机,周儒锵那一辈人计算数据全靠打得一手好算盘。看到现代化的气象观测、传输一系列高科技设备,老人有时候好奇地在他人的指点下看看计算机上的数据。

  结婚几十年,白发苍苍病痛缠身的周儒锵,放心地把未竟的事业交付给后来人,陪伴在老妻身边,弥补对家庭的亏欠,兑现年轻时许下的诺言。

  漠河气象站的老站长周儒锵老人偶尔会想起红樱桃绿芭蕉的南粤大地,那温润的亚热带暖风时常荡漾在老人的睡梦中。右脚伤残、左臂钢针、拄着拐杖的现任站长周学军,曾经是打破过县里田径运动会纪录的健壮小伙,却在气象站工作中两次受伤。周学军说:“作为周儒锵的儿子,即便伤残了,我也要乐观开朗,健步如飞!” 

文艺作品

  电视连续剧《北极光》,由中国气象局、华风影视集团、黑龙江省气象局和哈尔滨电视台共同制作,共八集。《北极光》是第一部反映我国气象人工作生活的中篇电视连续剧。该剧2003年2月开机,2004年初制作完成,曾在中央电视台一套先后两次播出,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该片是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漠河气象站原站长周儒锵同志为原型拍摄的。周儒锵同志是众多优秀气象人中的杰出代表。他祖籍广州,年轻时从部队转业到祖国的北部边疆,在冰雪严寒的大兴安岭,在荒无人烟的茫茫林海,建立了多个气象站。他扎根边疆,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为祖国的气象事业默默无闻地奉献。该剧展示了我国新老气象工作者献身气象、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风貌,宣传了可歌可泣的气象人和充满生机、蓬勃发展的中国气象事业。

  2006年,由中国文联、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办,经广大电视观众投票,评选委员会评选,《北极光》荣获第二十三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中短篇电视剧奖(第一名)。

分享:
标签: 周儒锵 漠河 人物 气象 | 收藏
参考资料:
[1] 边城故事:人在天涯,南方网,http://www.southcn.com/travel/write/mingjia/200211131011.htm
[2] “北极”气象的血脉传承,黑龙江日报
[3] 电视剧《北极光》获23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中短篇电视剧奖,黑龙江省气象局网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